百亿量化私募搞内斗分家,或因高层观念不合?

  百亿量化私募搞内斗分家?

  今日,一张疑似鸣石投资内部出现公司控制权纠纷的截图在二级市场中流传开来,消息称,公司创始人袁宇和总裁李硕间就公司控制权产生一定纠纷,并称鸣石投资恐将面临大量赎回。针对这一传言,鸣石投资傍晚发布声明,证实了公司高层内斗的说法,并宣布暂停公司创始人袁宇职务。

百亿量化私募搞内斗分家,或因高层观念不合?

  私募巨头搞“内斗”

  10月13日,一张截图传遍量化投资圈,内容直指百亿量化私募“鸣石投资”的公司控制权纠纷。

  根据流传内容,鸣石投资实控人、总裁李硕公布解除了创始人、首席策略负责人袁宇在公司的职位和其对策略组的管理。而内容中所谓“打破二人之间的默契”,意味着损害鸣石投资的利益。袁宇作为公司的创始人之一,更是作为公司产品的核心人物,被免职后将会直接触发“关键人条款”,鸣石或将面临大量赎回。

百亿量化私募搞内斗分家,或因高层观念不合?

  根据私募排排网数据,今年以来截至9月1日,鸣石投资的收益率高达39.88%,在20家百亿量化私募中排名第一;截止10月12日,鸣石投资今年来整体收益为39.77%。数据显示,鸣石投资目前在管产品204支,管理规模超百亿。

  而针对今日鸣石投资出现公司控制权纠纷的传言,鸣石投资发布声明回应称,鉴于公司创始人袁宇在策略技术部管理过程中,出现了不利于公司长久发展的举措,根据公司管理制度,公司董事会决定暂停袁宇策略技术部负责人的职务,由公司股东、合伙人王晓晗负责策略技术部日常工作。目前公司日常经营一切正常,策略研发一切正常。

  鸣石投资的声明中提到,为保障投资人利益,公司决定,自10月14日起暂停公司旗下产品申购,产品赎回不受影响。此外,鸣石投资表示,鸣石投资自成立以来一直是由持股超50%的单一大股东李硕控制。另外,该公司近几年来建立了“五环十核”的投研模式,即不依靠某一两个核心人物进行策略研发,淡化核心人物在整个投资策略中的影响,共有10位核心PM分别负责各个环节,每个环节专注于提高自身的研发边际,从而带动整个策略研发效率和研发质量的提升。

  显然,以鸣石投资的体量来看,这一消息无论是对公司还是市场都将产生巨大影响。

  学术派的百亿量化私募?

  成立于2010年的鸣石投资,如今管理规模已超百亿级,是国内较早专攻量化投资领域的私募基金。

  股权结构方面,天眼查数据显示鸣石投资由李硕控股,持股比50%;其次是上海松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股比35%;王洋、周晟分别持股10%、5%。而袁宇持有上海松盟72.5%的股权,李硕持有上海松盟10%的股权,也就是说,李硕是公司第一大股东,袁宇次之。

百亿量化私募搞内斗分家,或因高层观念不合?

  其中,袁宇原是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的教授,在博士就读期间以行为金融作为主要研究方向,是国内关于行为金融学及资产错误定价研究领域的翘楚,国际三大顶级金融期刊中10%-15%的有关投资者情绪的文章均出自袁宇,在他看来,创立鸣石投资更像是学术研究的延续。

  鸣石投资曾表示,公司的投资理念是:科学性、纪律性、多样性。其中,科学性指的是所有策略都是由模型建立,模型建立则基于金融学或心理学的理论;纪律性,即是严格遵照量化模型来做,不使用无法量化的因素进行选股;多样性则是所有量化模型至少买卖100只大股票,时刻保持市场中性。

  高层巨大的观念差异

  规模如此庞大的投资机构,为何高层会闹到如此不可开交呢?至少从对公司认知的理念上,两人的认知差异早已显现。而实际上由于理念不合而导致创始人一拍两散的情况不在少数,2019年,知名量化私募锐天投资对外公告,宣布其投资经理高亢离职,理由正是对公司发展愿景和理念的不同。

  2015年9月,鸣石投资李硕曾接受了私募排排网专访,当被问及公司是否和一般的私募基金有所不同,更像一个学术机构时。

  李硕表示,“是的,我们的立足之本就是学术,市场上投资风格多种多样,我们属于学院派,通过数理统计建模的方式去分析市场,我们公司员工基本上都是策略开发员,没有设置市场部,我们把这些工作全部外包出去,公司的客户主要面向机构投资者。”

  但袁宇却对公司的定位有不同认知。

  袁宇在一次接受期货日报专访时,对于公司是否属于学院派则发表了不同观点。

  袁宇表示,他并不认为鸣石投资像外界所说的那样属于“学院派”私募机构,仅仅是背景的关系,而并不能成为公司自身的标签。学历高、智商高是量化私募人才的普遍现象,而在鸣石投资的核心员工中,70%以上的员工并没有任何学术背景。“所以说,‘学院派’不是我们公司的特点,我们公司的特点有很多。

责任编辑:杨红卜